?

下一章 ???????? 上一章

 

????纠结了片刻,黄汉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了沈清怡一眼,愤愤的说道:“沈小姐的话我一定替你转达,希望沈小姐不会为今天所做的事情而感到后悔。”说完,黄汉转身就欲离去。

????在他看来,林放肯定是毒黄蜂沈清怡的人,否则,又怎么敢有那个胆量跟蔡家作对呢?只是,临走的时候还是愤愤的瞪了林放一眼,眼神里满是杀意。

????“等等!”就在黄汉准备离去之时,一名老者快步走了过来。神情冷漠,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宛如是一条条的蜈蚣趴在脸上,煞是恐怖。

????“你又是谁?”黄汉看了老者一眼,有些迷惑。不知道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一颗葱,竟然敢这样对待自己,眼神里不由的迸射出阵阵杀意,似乎是想将自己刚才在毒黄蜂沈清怡那里所受的屈辱全部的发泄出来似得。

????老者看也未看黄汉一眼,转头看向谢文,上下的打量了一眼,冷声的说道:“你是谢文?”

????微微的点了点头,谢文有些茫然的问道:“我是。你是……”

????老者点点头,转而说道:“谢家的人怎么能这般任人欺凌?刚才他打的你,你去找回来。杀了他!”老者语气冷漠,仿佛杀人对他而言就如同是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谢文刚才受的伤不轻,如果出手还真的不一定就是黄汉的对手。黄汉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东西?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你知不知道我可是替蔡家做事的人,如果你敢乱来的话,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林放没有说话,上下的打量了老者一眼,有些暗暗的心惊。以自己如今天境二阶的修为竟然也无法看透对方的修为,那起码也有天境三阶的修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放却感觉对方的修为起码已经到达了圣境。心中自然是惊骇无比,以如今在华夏势力庞大的四大家族,其最高修为的人也不过是天境三阶而已。这个老者究竟是什么人?谢文又是什么人?看这老者的眼神,似乎对谢文很是尊重似得,这不禁让林放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老者冷眼的瞪了谢文一眼,说道:“还不上?”话音落去,一掌拍在谢文的肩头。顿时,谢文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道冲自己涌来,身子踉跄着朝黄汉冲了过去。

????黄汉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一拳狠狠的朝谢文打去。黄汉也算是一个出名的搏击高手,就算是正常状态之下的谢文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如今谢文还受了不小的伤呢?所以,黄汉根本就没有把谢文放在眼里。刚才受够了沈清怡的气,如今正好有机会撒在谢文的身上,就算自己杀了他,沈清怡也不好说什么吧?就算她心中有气,难道真的会因为一个无关之人去跟蔡家翻脸吗?

????然而,就在黄汉的拳头快要击打在谢文的身上之时,忽然间,自己的身体仿佛麻了一下。接着,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黄汉不由的大吃一惊,惊骇不已,眼看着黄汉的拳头朝自己打了过来,额头的汗珠一颗颗的滴落。

????这一切,说上去似乎很长,可是,却只是眨眼之间而已。只听“砰”的一声,谢文一拳狠狠的击中黄汉的胸口,顿时,黄汉一声惨叫,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好几米远,重重的摔倒在地,毙命。

????足可见,这一拳的力道有多么的庞大。

????林放在一旁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在谢文冲上去的时候,老者的手指稍微的动了一下,相信是用一股真气击中了黄汉的穴位,是以,黄汉才无法动弹。而谢文的力道之所以变的那么大,相信也应该是老者刚才那一掌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灌输进谢文的身上所致吧?

????谢文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根本就无法想象自己这一拳的力道竟然如此之大。愕然的看向老者,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老者看也未看黄汉的尸体,淡淡的看了谢文一眼,说道:“我是你父亲派来的,跟我走吧。”

????“我父亲?”谢文诧异的说道,“我父亲早就死了啊。我妈告诉我,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他没有死,是你母亲骗你的。”老者说道,“这些年,你父亲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现在终于找到你了,跟我走一趟吧,你父亲见到你一定很开心。你跟你父亲长的很像,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谢文禁不住浑身有些微微的颤抖,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复杂,激动、开心、茫然、诧异,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似得,心中五味杂存。不过,不管老者说的是真还是假,谢文还是想跟去看一看。再说,老者似乎也没有必要骗自己,如果他要杀自己的话,那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口气,谢文说道:“我跟我朋友说两句话,可以吗?”

????老者转头看了林放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开。

????谢文走到林放的面前,感激的看着林放,说道:“今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只怕我今天性命难保。”接着,又转头看向毒黄蜂沈清怡,说道:“早就听闻西京市赫赫有名的沈小姐大名了,没想到今天能够亲眼见到。沈小姐刚刚那么帮我,谢某感激不尽。他日如若有机会,谢某一定会报答。”

????“没有我,那个老者也一样可以救你。”林放淡淡的说道,“只是,你得罪了蔡彦,只怕这西京市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我可以救你一次两次,却不可能次次都那么巧合。所以,你最好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下,暂时的避避风头。”

????“谢谢。我也正有此意,本来打算就这两天离开的,没想到今天在街上偶然遇到黄汉。所以,才有刚才的事情。”谢文说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恩人的大名呢。不知道恩人贵姓大名?”

????“我叫林放。”林放淡淡的说道。

????“其实,如果你不想离开西京市的话,可以来找我。我这边很缺人手,如果能有谢先生这样一个得力助手的话,我相信这会是我的荣幸。”这么好的一个顺水人情,沈清怡为什么不做呢?不但有了谢文这样的助手,而且,还会因此而更林放更加的拉近关系,岂不是更好?

????沈清怡的想法,林放又怎么会不知道?然而,林放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并未有任何的表示。

????谢文有些受宠若惊,激动的说道:“真的?如果沈小姐肯收留我,那是我的荣幸。只是,沈小姐却因为这样要得罪蔡家,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淡淡一笑,沈清怡说道:“别人怕他蔡智晨,我可不怕。只要你肯来,我保证蔡智晨不敢动你一根头发,否则,就算是倾尽全力,我也会跟他周旋到底。”

????“谢谢沈小姐的抬举。只是,刚才那个老者的话你也听到了。他说我的父亲在找我,要我去见上一面。可是,我母亲从小就告诉我,父亲已经去世。所以,我也很想去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无论是真还是假,我想我都有必要去看一下。”谢文说道,“等我弄清楚,回来后一定去拜访沈小姐。”

????“好,我等你!”沈清怡微微的笑着,说道。

????林放却是微微的笑了一下,郑重的拍了拍谢文的肩膀,说道:“或许,这次是一个机会,对你而言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不过,不管怎么样,记住,血浓于水,没有任何事情是没有办法说开的。心,一定要放开。”

????血浓于水?这句话,说起来似乎很容易,可是,话音落去,林放却有些茫然。自己,可以做到那样吗?

????谢文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解林放话中的意思。不过,却还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记住的。林先生,再次的谢谢你,以后不管我在哪里,不管林先生有任何需要,只要一句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把话说那么早,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可是没有办法收回的。”老者看了谢文一眼,说道,“不同的高度所接触的人群就不一样,你跟他不是一个级别的人,以后也不会有多少的交集。所以,不要轻易的许诺。”

????谢文微微的愣了愣,张了张嘴,刚准备说话,林放却开口打断了他。微微的笑着看了老者一眼,说道:“人无贵贱之分,如果因为贵贱而去评判交朋友的底线,那未免显得有些太过的俗气了。”

????“这只不过是弱者说出来的自欺欺人的话语而已。”老者淡淡的说道。接着,转头看向谢文,说道:“走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谢文有些尴尬的看了林放一眼,讪讪的笑了笑,跟林放和毒黄蜂沈清怡告了声别,然后快步的跟了上去。

????林放的眼神凝起,迸射出阵阵的精光。他,可不允许自己被人所瞧不起,迟早有一天,他会跟老者证明,自己不是他口中所说的弱者。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540章 家仆-至强兵锋 ag亚洲游网址|优惠,ag国际厅真人|开户,亚游集团网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