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苏南市!

????金都娱乐会所!

????上官伤坐在包间的沙发上,眉头紧紧的蹙着。这还是他活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进这样的场所,如果是换做以前,他是决计不会进来的。可是,眼下却是没有办法,林放既然帮自己在做事,那么,林放交代的事情自己也不能够含糊。

????虽然包间的隔音效果做的很不错,可是,却还是可以清晰的听见外面传来的一些嬉笑声。那刺耳的声音让上官伤的眉头紧蹙,心里暗暗的感叹世风日下。上官伤根本就不干想象,这些事情在他年轻的时候,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上官伤有些着急了,似乎有点坐不下去了。在这里等了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可是,卫正冬却还是没有过来,这让上官伤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愤愤的哼了一声,上官伤起身站了起来,准备起身离去。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卫正冬从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

????一边走,一边呵呵的笑着说道:“抱歉,抱歉啊,一直在忙,害的首长久等了。首长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啊?真是受宠若惊啊。今晚的一切消费算我头上,首长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来安排。”

????上官伤重新的坐了下来,淡淡的瞥了卫正冬一眼,冷哼一声。在卫正冬的身上,他已经看不到以前的那种气质,如今只剩下的是这种商场上的虚伪和市侩。这是上官伤十分厌恶的。深深的吸了口气,上官伤说道:“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的。”

????“找我?”卫正冬愣了一下,走到上官伤的身旁坐下,好奇的说道,“首长有事情找我,肯定是大事啊。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首长的兵,可是,当初我在部队的时候受到首长的照顾,这份恩情我是一直记挂在心啊。首长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卫正冬绝不皱一下眉头。”

????“你这是在责怪我当初将你赶出部队吗?”上官伤说道。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有那个意思呢。”卫正冬说道,“我能有今天那全都是首长的栽培啊。如果当初我在部队的时候,首长不是对我照顾有加,我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功夫。如果不是首长将我赶出部队的话,或许,我还是每个月拿那么一点钱,过那么单调的生活。离开部队后我才真正明白啊,这人一辈子就那么点时间,其实完全可以活的精彩一些,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的美好,以前真的是眼光太狭隘了啊。如今我算是有了一点点的成就,生活也过的很不错,怎么还会怨首长呢?首长多心了啊。”

????“希望是我多心吧。”上官伤说道,“你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一些,你跟了我那么久,应该是很清楚我的脾气。你以前是我的兵,我最讨厌什么你也应该清楚,可是,你却还是偏偏走这条路,你有些让我失望。”

????“哼!”卫正冬有些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首长,说句你可能不中意听的话。你总是希望别人按照你所设想的路去走,以为这是对别人好,殊不知,别人或许并不一定喜欢那样的路呢?就好比剑雄一样,你一直在给剑雄铺路,可是,他是不是喜欢你所设定的路呢?我看未必吧?这条路对你来说可能是错的,可是,对我来说却是我人生路上最为成功的一件事情,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首长,如果你是来消费,来看看我,我很欢迎,如果你是来说教的话,我想你可以免开尊口了。”

????上官伤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说道:“你现在不是我的兵,我没有资格说你,也懒得说你。我只是提醒你,做事要有个分寸,太过火的话,不仅仅会伤到别人,也会伤到自己。你现在的确很有势力,可以说在苏北市算得上是只手遮天。可是,这一切不过都只是源自国家还不想动你,否则,你认为你可以躲得掉吗?”

????卫正冬微微的愣了一下,没有说话。这件事情他自然十分的清楚,的确,任何一个组织和个人无论再多么强大有势力,那也始终都是无法跟国家机器相抗衡的,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卫正冬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无话可说。

????“军政分家,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我早就出手了。”上官伤冷哼一声,说道,“你在苏北市闹的再大也就算了,如今在苏南市,我希望你有所收敛。如今苏南市的地下局势被你搅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斗殴事件是常有发生。迟早,上头会重视这件事情,到时候,你觉得你会怎么样?”

????“我只是做生意而已,你说的这些事情可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首长,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卫正冬说道。

????“我话已经说了,你如果不明白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上官伤如何会不知道卫正冬的心思,淡淡的说道,“我今天来找你,也就是不想付诸于武力解决这件事情。如果说苏南市是一块肥肉的话,你一个人是吃不完的,否则,也会撑死。所以,懂得如何的吃的最多最好,却又在别人看来你是吃的最少最有礼貌的,那就是一门学问了。你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久,应该也清楚吧?”

????卫正冬不由的一阵沉默,刚才还言辞锋利的他,此刻,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上官伤可不同于别人,虽然说是军政分家,但是,如果上官伤把事情往上面捅一下,苏南市政府以及江南省政府谁不给他颜面?到时候,自己是怎么死的只怕都不知道了。

????“我言尽于此,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吧。”上官伤淡淡的说道,“我想,你是聪明人,应该懂得该怎么做。”

????说完,上官伤起身站了起来,准备离去。

????卫正冬也赶紧的跟着站了起来,说道:“首长,这就走了啊?好不容易来一趟,留下来多坐一会呗。我也有些话想跟首长聊聊呢。”

????“不用了!”上官伤说道,“你我已经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不该说的我也都说了。你如今有你的生活方式,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你自己斟酌吧。”

????话音落去,上官伤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看着上官伤离去的背影,卫正冬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蹙。上官伤所说的话,他不可能不放在心上,即使他对以前的事情有诸多的愤怒,对上官伤有诸多的不满;可是,上官伤的身份摆在那里,那是一条他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鸿沟。自己可以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可是,却不敢对上官伤的话置若罔闻。如果上官伤真的出手,自己绝对是没有一丝的机会。

????只是,如今苏南市眼看着就要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放弃了吗?卫正冬有些不甘心。

????沉默了许久,卫正冬深深的吸了口气,举步走了出去。心中暗暗的想到,可能是风声紧吧,那自己就多等一段时间,风声过后,再看。

????走到大厅,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卫正冬问道:“怎么样?有李凌峰的消息了吗?”

????手下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已经派了很多人出去,几乎是将苏南市翻了个遍,可是,却还是没有李凌峰的消息,他就好像忽然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哼,怎么可能?李凌峰没有死,那他就一定是躲在暗处。上次从东海市运过来的那批货没了,我怀疑就是李凌峰的人做的手脚。”卫正冬说道,“我还真的是太小看了李凌峰了,我一直是想挑拨他和林放之间的关系,让他们斗起来我好坐收渔人之利。没想到,李凌峰竟然也用这招来挑拨我和林放的关系。如果不是我当时反应及时,真的跟林放闹起来的话,那可就上了他的当了。”顿了顿,卫正冬又接着说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尽快的给我把李凌峰找出来。他一日不死,始终都是一个祸患。”

????“是!”手下应了一声,说道。

????“对了,林放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卫正冬问道。自从那天因为那批货的事情,差点跟林放闹翻,虽然最后好像和解了,但是,卫正冬的心里始终是担心林放仍有芥蒂,会着手布置对付自己,所以,不得不多加留意。

????“没有。”手下回答道,“林放最近好像也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他的手下方羽和糜彦,并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情,每天都还是跟往常一样。”

????“你说林放消失了?”卫正冬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问道。

????“嗯。”手下点头说道:“我们的人一直盯着未央会所,可是,好几天没看到他出现了。”

????卫正冬的眉头不由紧紧的蹙在一起,说道:“多派一些人手留意林放那边的动静,也派些人手查一下,林放到底去了哪里。”

????“是!”手下应了一声。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228章 警告-至强兵锋 ag亚洲游网址|优惠,ag国际厅真人|开户,亚游集团网站|官网